新闻中心 Case及时、客观、正向

当前位置:首页 > 狗万提款几种方式 > 狗万怎么赚流水 >

狗万提款几种方式

【雷眼观察】视觉中国 被大家视绝了!

日期:2019-04-24 / 人气:

文章导读


黑洞图片版权归视觉中国所有?疑问一出,引起轩然大波。4月11日下午15时许,共青团中央发布微博称“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并@视觉中国影像,将视觉中国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一时间引发舆论热议。回溯以视觉中国、全景网为主的图库网站发展,其早期的盈利模式均以卖图为主,而伴随着此事件的发展,视觉中国以版权诉讼为核心的盈利模式也逐渐被各个大媒体扒出,那么从卖图到诉讼狙击,图库为何动作变形?

图库为何动作变形


      广告公司出现图片、字体广告版权问题起源于2012年前后如火如荼的“双微运营”(微博、微信),当时大部分广告公司都承接了大客户的双微运营,每个月单一大客户使用图片的数量在百张左右。这些图片大部分来自图库,而国内图库的图片授权主要来自Getty Images,其中又以视觉中国的图片相比而言更具创意。
据相关媒体报道,早在2013年左右,视觉中国、全景网等开始起诉企业客户双微使用的图片侵权,企业客户则委托广告公司进行解决,通常的解决方式是广告公司出几十万购买图片版权,此前侵权的图片被计为合法购买。当时图库网站还是以销售图片为主的,因为当时技术不成熟,判断是否侵权都靠人眼识别,同时维权成本比较高。这是当时图库网站以销售为主,以维权为辅的原因。
随着例如“鹰眼”等图片追踪技术的发展,图片维权变得容易,不管图片是否裁切、修改,只要通过唯一的识别代码,都可以找到侵权图片。再加上,图库网站逐渐发现,一个销售努力维护客户的年流水,基本和打一个版权官司的收益相当,版权战开始变得越演越烈。

是维权骑士?还是版权流氓?


着作权不是一个新词,但因为种种原因,以前很多着作权人都缺少保护版权的意识,一些机构、企业、媒体,尤其是自媒体转载文章、图片时的操作也不规范。近些年,知识产权保护逐步完善,着作权意识明显增强,这种进步让多方受益。
不过,在加强版权保护的同时,也让一些人看到了一条特别的生财之道——一些企业或个人通过技术手段,追查前些年转载不规范的文章、照片,动辄索要几万元、几十万元的版权费,或借机提出签订“买图”合作协议的“建议”。
正常的版权诉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助于普及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问题在于,一些机构和个人趁着作权侵权裁量尚不完善、不规范之机,将着作权维权异化为一本万利的暴利生意,甚至衍生出一条由照片拍摄者、行业协会、图片公司、律师等组成的灰色利益链。有业内人士爆料,有些机构还存在“钓鱼”嫌疑,故意给媒体、自媒体、企业挖坑,然后“躺着挣钱”;还有一些机构拿没有版权的照片索赔,“能唬到一个算一个”。
类似于视觉中国“抖机灵”式的诉讼,是在版权具备的基础上进行的,本质上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视觉中国在搜集图片素材的过程中,故意将一些免费的图片也纳入自己的版权范围,进行售卖乃至发函件索要高额“许可费”的行为,就涉及诈骗罪了。199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四款规定“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单位名义实施诈骗行为,诈骗所得归单位所有,数额在5万元至10万元以上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现《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追究上述人员的刑事责任”。结合《“两高”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数额认定标准是: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
视觉中国被共青团中央点名是什么后果”,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后果不堪设想”。事既至此,视觉中国已经无可挽回地掉进了一个舆论黑洞,而还有很多与它类似的企业还在走着“原告狂魔”的路线。维权式营销本身也争议不断其实也反应出了国人版权意识有待进一步提高,如果这一意识能够提高,那么维权式营销这种盈利模式或将渐渐地退出版权的舞台,最后沦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编辑:wangxiaodong


?